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德由心积,福由心作

语文教育和社会道德的形成密切相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原创小说:旧事不旧(六)  

2015-01-13 10:52:21|  分类: 文学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当我长到满街乱窜的时候,基本上已经摆脱了我妈的照看。我经常做的事,就是小心的跨过前后村中间的那条河,穿过整个后浩仉村,去我姥姥家。

从我家出来,向右转弯,有一段下坡路,顺着这段下坡路走到头就到了河边。这段下坡路的两侧长满了灌木村丛,夏天的时候,枝叶茂密,把那条小路遮盖起来,走在这条路上,连一点阳光都不见,阴凉安静,能听到流水潺潺,我就特别喜欢仰头看,侧着耳朵听那林间的鸟叫声。我左顾右盼,流连忘返地在这里徘徊,后浩仉有人从这里路过,就一定会和我说话,并且一定要摸着我的头说,“唉呀,奉天,又要走姥姥家了,我看看,你给你姥姥带什么好吃的东西了?”

奉天是我的小名,这个名字当时在前后村的知名度比较高。我当然没有什么东西带给我姥姥,我还在心里想:我有好吃的为什么要带给姥姥?要有好吃的,我还用去姥姥家吗?真是的!我把头扭过来扭过去地,就摆脱了头上的大手。来到河边,河水比冬天要大的多,要是冬天,我就能踩着水中间的那几块石头过去了,但夏天就不行了,水太大了,水中就被放入了几块大的石头,以防被冲走,这几大石头隔得太远,我的腿太短,站在这块石头上,根本跳不到另一块上去,我往常都是脱了鞋,从水里直接趟过去,但有一次雨后,水很急,我的个头太小,趟水到一半的时候,被水一下了冲倒了,多亏河对岸的井台上有人挑水,扔下水桶,跑到河里把我捞起来并且送回了家,我妈妈从此不准我自己趟水过河,为了让我记住,还打了我两巴掌。所以看到眼前的河水哗哗流,我想起了妈妈的巴掌,就没敢下水,我就托着腮蹲在了河这边,我知道,很快就会有人从这里路过,不用说,他一定能把我抱过去。

还没等我不耐烦,就有人从对面过来了,他还没过河,就隔河对我喊:“哟,奉天,又去姥姥家?”我抬头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等他过了河,我就站起来,那人又问我,“要不要我抱你过去?”我还是不说话,但却伸开了两条胳膊。那人乐了,“哟,这小子,哑巴了?”但他还是把我抱起来,送到了对岸,自己再返回去,对我挥挥手走了,我看着他走了,才转身往上走,过了河是一段上坡路,路的左侧有一口老水井,早晚不断有人来挑水,右侧有一棵老桑树,我经常会爬到这棵老树上摘桑葚吃,吃得自己的嘴都是紫的,吃够了玩完了,再下树往村子里走。

后浩仉有几个和我一般大的孩子,一个叫国庆,一个叫大寨,一个叫辽宁,还有几个已经说不上名字的。我走到半路上的时候都会碰到他们,于是,我们就在后浩仉村里,上蹿下跳一番,弄得鸡飞狗跳,一番尽兴后,我就再往前走,姥姥家在村子的最后,当我推开姥姥家那扇破木门的时候,一般就要到中午了。

我姥姥里屋里有一个黑乎乎地旧木柜,木柜上有一个芦苇秸编的带盖地圆形笸箩。在我小小的心灵里,我觉得那个笸箩特别神奇,每次我去的时候,姥姥都能伸手从里面拿出一样好吃的东西给我,有时是两片桃酥,有时是一个鸡蛋,有时是一个罐头瓶,里面有我最爱的糖水山楂,有时是一根香气扑鼻的香油果子(我姥爷管油条叫香油果子)。这次,我饿了,进门叫了姥姥,就盯着那个笸箩看,我姥姥和我说“回过头去,闭上眼睛!”我就回过头来,真的闭上了眼睛,“好了,过来吧”当我回过头来,看到姥姥的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。那个年代,苹果是少有的稀罕物,我一声不吭,抱在手里就啃。当我正忙着的时候,我姥姥已经生火做午饭了,她把两颗鸡蛋放在了锅里,我看到了,但是我没说,吃完了苹果,我也没说要回家,却爬到了窗前的那棵大香椿树上去,躲在了枝叶的后面。我知道我姥爷就要回来了,我要吓唬他一下。

当我姥爷把我从香椿树上抱下来,姥姥已经在堂屋的地上摆好了饭桌,姥爷坐在一边,我和姥姥坐在一边,我手拿一根筷子,闭着眼敲打着面前的一个空碗,一边敲,一边喊,“姥姥,快点,我要饿死了!姥姥,快点,我要饿死了!”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,一个脱了衣服的光溜溜地鸡蛋,正在我的碗里转着圈。

当我刚学会说话的时候,我不会说剥鸡蛋皮,但是知道那东西得剥了皮才能吃,就口齿不清地说:却衣服,却衣服!直到很多年了,我小姐姐还拿这事取笑我,一到了清明、端午节吃鸡蛋的时候,我小姐姐就对我说,“要不我帮你把鸡蛋的衣服却下来?”大家就都笑了,我不笑。只是把属于自己的两个蛋,小心地放到了衣兜里。

光溜溜的鸡蛋在我的碗里打转,我用筷子根本夹不破他,我姥爷就用他的筷子一下就夹成了两半,说“要不,咱两个人一人一半吧!”我敏捷地把他的筷子拨开了,把碗住自己的面前拉一拉。“姥姥,我要酱油。”于是,我姥姥就在我的鸡蛋碗里倒上一点点酱油。多少年过去了,我姥姥和我姥爷早已作古,然而,那种酱油伴煮鸡蛋的香气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不但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退,相反却越来越清晰。

我吃完了一个鸡蛋,眼睛滴溜溜地转来转去,却不说话,只在心里想着:姥姥煮了两个鸡蛋,那个呢?

当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时,口袋里鼓鼓的,左边是一个鸡蛋,右边是一个苹果。我没有走来时的路,我走了村子里西边那条主路,那条路在小河的位置上有一座桥。为什么我不走近路了?当时我想,如果还走原路,就得有人把我抱过去,可我的衣兜里有鸡蛋还有苹果,别人抱我时,肯定会发现的,所以我就选择了过桥回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